认真学习宣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 认真贯彻自治区第十二次党代会精神 奋力开创更加美好未来     
用户名: 密码:
    收藏www.1495.com  设为www.1495.com  集团邮箱
集团领导   集团概述   组织结构   荣誉长廊   企业学问  
集团动态
 
行业资讯
 
专题报导
 
 
资讯中心
当前位置:www.1495.com >> 资讯中心
强化服务理念 加快融合进程
类别:行业资讯   来源:中国出版传媒商报全国两会特派记者 田红媛 陈 莹 王少波   时间:2019-03-15   浏览次数:59
  推动资讯出版深度融合要做到“六个强化”
  ■吴尚之(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期刊协会会长)
  从目前的探索与实践来看,资讯出版深度融合发展要做到“六个强化”:
  一要强化内容生产。内容永远是发展的立身之本,传统纸媒的最大优势就是内容优势。要把它转化为融合发展优势,必须高度重视内容生产,把内容做优做强。为读者提供有深度、有价值的内容。二要强化一体化发展。要真正实现各种媒介资源、生产要素有效整合,实现常识与信息内容、技术应用、平台终端、管理手段共融互通,放大一体效能,催化融合质变。加快推进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资讯出版与科学技术、出版产业与新兴学问业态的深度融合,实现业态的整体融合,一体发展。三要强化常识服务。常识付费浪潮兴起,常识电商、常识社区、讲座课程、线下咨询、付费文档等各类常识付费产品形态不断涌现,不仅为人们获取常识提供了新模式,也为资讯出版单位融合发展带来了新的机遇。资讯出版业要主动把握这一机遇,积极探索在常识服务中的着力点。四要强化互联网思维。要坚持线上线下一体化发展,顺应互联网传播移动化、社交化、视频化、互动化的趋势,充分运用微信、微博等新兴社交媒体,努力提供优质、丰富的内容与服务。五要强化用户思维。在互联网时代,用户既是学问产品的消费者,同时又是学问产品的生产者。要加强与用户之间的有效互动,推动学问产品的内容创新,推动全要素升级。六要强化人才支撑。目前传统纸媒出版一方面人才流失问题比较突出,另一方面对全媒编辑、全媒记者、全媒管理人才和技术人才等融合发展人才吸引力不足。在加强培训、培养的同时,要推进和强化资讯出版改革,解决体制机制问题和薪酬待遇问题,既留得下人才,又能吸引住人才。
  建立深度融合模式 提高服务读者能力
  ■史领空(全国政协委员、上海译文出版社总编辑)
  近年来,上海译文出版社顺应读者阅读方式变化和获取常识信息途径多样化的趋势,根据自身业务特点,积极探索和实践数字出版的实现形式和融合发展之路,取得了一定的成效。目前,上海译文社在最重要的出版板块——大众出版方面,已经基本实现了纸电同步出版,能够同时满足读者对纸书和电子书的阅读需求,并正在积极尝试纸电声一体化的出版模式。未来的目标是,通过将数字出版嵌入传统出版,建立以“灵活的内容发布方式+可靠的盈利模式”为特征的传统出版与数字出版深度融合模式,提高服务社会服务读者的能力。
  2018年,上海译文社数字出版的收入约达到总收入的5%,其中电子书成为数字业务的主要收入来源。目前,已经上线的电子书品种有1500多种,同国内约20家主要的电子书销售平台和美国的苹果企业以及数据集成商Overdrive建立了合作关系;有声书上线品种也已有150多种,合作平台14个,纸电声一体化的雏形已基本形成。
  上海译文社在推动融合发展的过程中,着力从两方面开展。
  一是纸电双轮,齐头并进。近年来,上海译文社的纸书和电子书销售同步增长。纸书以平均每年约10%的速率增长;电子书因为基数低,增长率较高,达到30%左右。与许多人的担心相反,上海译文社发展电子书,不仅没有影响纸书的销售,而且在一定程度上还促进了纸书的销售。分析原因发现,首先纸书和电子书的读者是两部分不同的读者,重合度不高;其次,如果电子书销售得好,获得较高的渗透率和曝光率,就能使读者尤其是年轻读者获取图书信息的几率大大增加,从而促进纸书的销售。
  在工作中,应将电子书放在与纸书同等重要的地位加以谋划,把纸书和电子书都当作独立的图书产品加以运营,而不是将电子书看作纸书的附属产品。2017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石黑一雄作品的中文版出版权在上海译文社,获奖前他的几部作品因为属于小众作品,初版数量不多,已经脱销。好在出版社事先制作了其作品的电子书,在他获奖后2小时就第一时间在各个电子书销售平台高调亮相,满足了读者尽快读到诺奖作品的需求。目前,电子书业务已经成为上海译文社一个新的利润增长点。和纸书一样,上海译文社每年都会制定出版和经营预算。
  二是内容为本,品牌为先。上海译文社开展融合出版和发展电子书业务,基本的想法是依托出版社的品牌效应,充分发挥独有的选题资源优势,借助数字化技术形成新的业务板块。即希翼以“卓越品牌+优质资源+数字手段”实现内容的数字溢出。
  值得注意的是,传统出版社对数字出版有两种误解必须摒弃:一是看不到自身优势,把数字出版看作是洪水猛兽,担心传统出版社会被冲垮;二是缺乏定力,慌不择路,以为一“数”就灵。
  做融合出版也好,转型升级也好,最终都要回到出版规律上来。出版社作为学问企业,其可持续发展一定是靠品牌的塑造和强化,要通过不断向读者提供优质内容来赢得读者的信赖和市场的认可。这也从另一个侧面显示出,出版社必须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的要求。在任何时候,出版社都要自我拷问:是否具有自己独特的存在价值?出版战略是否代表了行业发展方向?图书或数字产品是否具有市场空间和竞争力?内部运营与管理是否能保证达成自己的目标?
  下一步,上海译文社将进一步强化融合发展所需的数字基础设施建设,更好地整合各种出版资源,使数字出版更多地源于出版的根系,而不只是嫁接在出版树干上的一根枝条。同时,要积极探索新的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弄明白“老机制讲不好新故事”的道理,不断改进融合思维,提高融合运作能力,使出版社真正成为能够有效履行新时期使命任务的具有竞争力的学问机构。
  不做“棉花”做“秤砣”
  ■徐锦庚(全国人大代表、人民日报社山东分社社长)
  “东岳客”是人民日报山东分社的新媒体产品,开通伊始自我定位是:不做虚胖的“棉花”,要做硬核的“秤砣”。何谓“棉花”?外表炫目,体积庞大,但华而不实,难以承重。为了追求流量,不惜制造噱头,热衷搞“标题党”,虚头滑脑,哗众取宠,以此迎合受众、吸引粉丝。这不是大家做新媒体追求的方向。何谓“秤砣”?外观未必靓,体积未必大,但实心实眼,力压千斤。这才是大家追求的目标。
  为此,人民日报山东分社没有单纯追求粉丝量、阅读量,而是追求粉丝素质和有效阅读。从人民日报的特性出发,大家把推送目标瞄准党政机关和国有企事业单位的党员领导干部这个群体,以此辐射外围群体。
  大家基于这样的考虑:一是分社与地方党委政府打交道多,与党政机关的决策者、实行者特别是党政机关主要领导干部接触多,如果将公号的阅读对象定位在这一群体,去服务和影响这一部分人,公号产生的影响力“含金量”更高;二是分社上接“天线”、下接“地气”,既能全面理解领会中央政策,又能及时反映基层的经验与问题,可为地方党政领导干部提供质量较高的决策参考和智力支撑;三是分社乃人民日报社的派出机构,不是当地党委政府的下属单位,而是以“客人”身份从事采访报道,避免了“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不足,“旁观者清”,看问题更客观,这也是公号起名为“东岳客”的缘由之一。
  对于新媒体报道的分寸,我有如下收获和思考。一是担当社会责任,引导社会舆论;二是将心比心,与人为善;三是久久为功、持之以恒。此外,我认为还应重视引导新媒体,加强管理自媒体。主流媒体对资讯的审核把关非常严格,而新媒体的从业人员业务素质要弱一些,管理制度不够规范,容易出现一些偏差。这方面,除了新媒体要加强自身建设外,党委政府也要重视对新媒体的引导、对自媒体的管理。
  机遇挑战并存 传统媒体应积极拥抱新媒体
  ■曹可凡(全国人大代表、上海广播电视台首席主持人)
  传统媒体面对新媒体的崛起,当然会感到压力、挑战,但危机中也蕴含着机会,作为传统媒体从业者要勇敢地拥抱新媒体。
  以上海东方卫视的节目为例,充分利用新媒体进行二次传播,产生了良好效果。一个是思想政论节目《这就是中国》,邀请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教授主讲,以“演讲+讨论”的方式进行,根据他对中国和世界历史的研究,讲述中国道路、中国思维方式以及中国与世界的关系。该节目在上海广播电视台的收视率一直排在前三位,更主要的是,在青年人聚集的哔哩哔哩上,该节目话题讨论量近千万。另外一档寻访纪实节目《闪亮的名字》,利用纪实采访和情景再现的方式追忆逝去英雄,该节目通过新媒体渠道传播,也有近1400万讨论。
  当下,媒体融合向纵深发展,传统媒体与新媒体二者互补互融的现象越来越明显。比如精准扶贫节目《大家在行动》,深入贫困县,帮助农户推介农产品,充分发挥“1+1+1”(即一个主持人、一个企业家、一位明星)组合的影响力、策划能力、商业能力,给农户制定商业销售计划,利用新媒体帮他们销售农产品。目前,节目已播出2季,累计售出的农产品价值约3600万元。这就是通过创新艺术形式和机制的生动案例,传统媒体要找到既能彰显自身优势又能应用新媒体的方法。
  新媒体时代也给了传统学问从业者更多传播自己、弘扬传统学问的机会,为高质量学问供给提供了推动力。现在已经过了酒香不怕巷子深的年代,学问人也要主动吆喝,学会运用新媒体手段和途径去传播、影响别人。比如抖音,已是推广自己、传播艺术学问的重要途径。《我在故宫修文物》起初在传统媒体平台上播出的时候并没有引起轰动,可是在哔哩哔哩上播出后火爆全网,让广大人民群众,尤其是年轻人对故宫文物产生兴趣;还有央视的《国家宝藏》让静止的文物活起来,使故宫和上海博物馆一旦举办国宝展就爆满。因为它们慢慢唤起了人们心中对于传统学问的爱。
  当然,新时代也给了媒体从业者新的考验,习总书记要求宣传思想干部要不断增强“四力”。我认为,作为媒体人要提高自己对于新技术的接受能力,有勇气拥抱新技术、运用新技术,大家必须不断更新自己的常识结构,学习新常识。比如,对于5G、AI 等新技术,传统媒体充分利用它们,就相当于多了一双翅膀,而运用不好就会被时代淘汰。目前,上海报业集团的融媒体工作已经有了一定成果——旗下上海广播电视台和东方网2个移动客户端下载量达4亿,集团旗下澎湃资讯用户量过亿,“看看资讯”“百事通”等7个平台用户量过千万,上报集团近几年新媒体发展势头强劲。
  媒体融合三大问题亟待解决
  ■李学梅(全国政协委员、《北京日报》北京资讯编辑部主任)
  作为地方党报,北京日报报业集团现在已经进入打造“2+3+X矩阵”的攻坚阶段。“2”是指办好《北京日报》《北京晚报》两张报纸,“3”是做强“北京日报客户端”“长安街知事”“艺绽”3个新媒体产品,“X”即做好微博、微信、“北京最新鲜”“京呈”等新媒体产品。现在北京日报报业集团成立了融媒体中心,将新媒体发布端口一体化运营,重新梳理和制定了全天候的融媒体采编流程。经济适用型中央厨房也已建成并投入使用,探索整合内部的组织构架开始启动,相应配套的薪酬也正在改革,激发了资讯生产力。
  可以说,五年前大家还在纠结要不要转、要不要融,而现在更多的是以“不融不行”的危机感和使命感来思考如何才能融得更好、融得更彻底。大家的融合相比人民日报等起步晚、起点低、困难多,现象级互联网新媒体产品还很缺乏。在体制机制、人才、技术、版权保护、品牌推广等方面还存在着问题和困难,与中央的要求还有很大差距。
  一是体制机制相对滞后。融合发展带给传统媒体的是一次很深刻的生产关系变革,对于体制内媒体来说,改革过程中还是受到现有体制机制的限制。新媒体运营是传统媒体在融合中心的新增业务,一支队伍需要几线作战,但现在的编制和工资总额是固定的,不能突破。媒体融合后薪酬改革不能很快到位,导致紧缺的技术和经营人才招不上来,相对优质的内容人才又有流失。二是技术短板亟待补齐。融媒体时代,技术是优质内容得以广泛传播的驱动力,要推动媒体深度融合,必须以技术创新为引领,把握技术“制空权”。而大家现有的技术很难适应当前融合发展的需要,尤其是算法推荐等技术更是软肋。现有技术人员大多只能承担传统运营的工作,研发力量薄弱,数据开发业务也几乎全靠外包,使得工作中常常感到受制于人,一些优质内容和策划没办法得到完美的呈现。如果可以建立国家媒体技术实验室,将成果辐射地方,帮助传统媒体补齐技术短板,将为大家加快融合步伐技术赋能。三是版权保护和品牌推广力度亟需加大。传统报业一向十分注重内容建设,但长期以来还是缺乏将资讯产品作为版权资产进行运营管理和维护的意识和能力,再加上成本高、周期长、受益低等因素的影响,自门户网站时代传统媒体对版权保护的重视就不够,导致融媒体产品在互联网上被大量地随意抓取、免费使用,体现不出内容为王时代的内容优势。此外,在融媒品牌的市场营销和推广上也显得能力不足、办法不多。
  融合发展是一场自我革命,首先需要传统媒体人自我转变观念,以技术创新为引领,不断优化顶层设计,打造优质内容,扩大主流价值影响力版图。但同时这又不仅仅是媒体人自己的事情,希翼能得到政策、资金、人才等方面的大力支撑,推动地方党报集团媒体融合得到更大发展,让党的声音传得更开、传得更广、传得更深入。
  着力掌握网络舆论“制空权”
  ■郭媛媛(全国政协委员、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学问与传播学院副院长)
  由网络、数字引领的新媒体技术本质,要求平台联动互通、资源开放共享,由此带来媒体融合高度的复杂性。媒体“全”融合不仅是信息传播平台建设,还是媒体及行业工作内容、形式、体系、方法的改变、升级,更是资讯传播新的“空间”建构。实际加强了媒体的互联互通、融合发力。媒体要找准信息传播渠道、平台新的作为模式,就要互为资源、深度合作、相互支撑、协同工作。
  而主流媒体的媒体融合,在开展工作结构、体系、机制等重构中,要在经济效益考虑以外,更着力建设健康、良好的网络舆论环境。为此提出以“空间”意识认识、把控好网络舆论的 “制空权”的问题。
  一是合纵连横,增强主流媒体的“制空”力量,即体系化构建主流媒体联动、协同工作体系和平台。在中国社会既有传播体系中,主流媒体拥有学问传播与宣传的组织优势。面对网络空间民间个体传播力量的异军突起,现有主流媒体应建设紧密联系之网。一要加强层级合作——不同级别主流媒体努力寻求无缝对接的互动,融合不同传播平台,贯通工作渠道,形成协同工作体系与机制。二要加强同级联动——左右连成一片,在策划选题、开发内容产品项目等方面,聚合媒体的传播之力,形成竞合局面。要强化主流媒体传播共同体意识,建立主流媒体协同工作网络,实现基于网络平台主流媒体的上下左右有机联系的工作融合。特别要做好在舆情防控与处置、主流信息生产与传播中的连通、互动、协作工作,建构网络舆论空间的“防空网”“火力网”。
  二是同频覆盖,形成内容发布的空间优势,即联动化建设独立、互为关联的融媒体内容生产、分发、共享机制与资源库。国家级、省市级和区县级三级主流媒体,应分别在国家大政、地方建设、社会民生等方面各有着重。主流媒体需要重新找准自身定位和特色,在以融媒体形式做好平台升级、改造、重构工作的同时,开展融合平台上资源整合和内容产品生产、开发及分发工作。要厘清资源进行深度整合、调配和使用;要建立富有特色的信息采集、开发、使用体系;要激活融媒体作为生产、传播主平台、主渠道潜能,开展内部内容产品生产、分发,外部内容信息共享、链接、发布工作。用主流媒体独立而富有融合性、联动性的成长,内容产品和形式方法的丰富、多样,以及不同媒体之间信息资源的共享即分、主题内容的联动设置、形式表达的各表一枝和传播发布的同频覆盖,保证主流学问传播“兵强马壮”“弹药充足”。
  三是集成发声,抢占网络舆论空间制高点,即集成化形成网络环境中同频发声、空间覆盖的主流声量。在大是大非、影响国家和民族未来发展、需要凝聚共识和提振国民士气的时候,在消弭网络杂音和负能量等方面,主流媒体及联动平台,应以空间意识重构主流媒体联动发声机制,最大可能寻求发声的及时性、同步性。并以发布信息内容的覆盖面、深入度、影响力为追求,争取第一时间发声、抢占舆论到达的最后一公里,在“有的放矢”“弹无虚发”中,形成集中、强大的舆论“火力”,牢牢把控网络舆论制高点。
  网络空间性既为媒体融合带来了必要性、必然性,也带来其中主流媒体舆论工作的特殊性、重构性。以丰富的内容产品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学问需要,以即时的信息传播联系和谐社会,以正面的舆论发布引领正能量,将网络舆论“制空权”掌握在自己手上,主流媒体既是“主力”,也是“尖兵”。(本文系2018年北京习大大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项目《网络主流意识形态新情况与应对策略研究》阶段性成果)
图片资讯列表更多>>

关于大家 | 联系大家 | 网站地图 | 人才招聘 | 免责事项

Copyright @ 2010 www.1495.com_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宁B2-20090012号-1 公安备案号:64010402000656
地址:宁夏银川市兴庆区北京东路139号出版大厦    本网站由宁夏黄河数字出版传媒有限企业承建并维护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